要是家里没钱,就别瞎跟风了吧

作者:陶瓷兔子

 

去北京出差,跟一位前辈约了饭,他是附近一所大学的客座教授,近年在风投界名声初起,聊天聊到一半,一个学生模样的孩子敲开他办公室的门,手里拿着厚厚的一沓资料,满脸期盼和焦急:

 

老师,您还记得我吗?我之前跟您打了好几个电话,上周来了几次您都不在,我今天带了项目计划书来的,您帮我看一下吧,求您了。

 

他道声抱歉掩上门,我本以为会需要很久,于是在他书架上取了本书,还没翻完第一章,他便回来招呼我出发去吃饭,叹口气:

 

现在的小孩子啊,学还没学出什么成绩,拿着一份稍微像样点的商业计划书和一个雏形APP,就一心想着跟风休学创业,电话里拒绝了三次,还不死心。

 

既然创意还像样,你做风投的人,还能忍不住不心动?我好奇。

 

你知道世界上每天会有多少还不错的点子出来吗?他笑笑,想法不错,和最后能不能做成,是两码事,都是未知数。

 

我随口答,可是创业本来就是五五成败嘛,人家有这个梦想,不给个上场机会怎么知道。

 

他神情一下子严肃起来。

 

这小孩,父母都在外面工地做零工,没有养老没有医保,他在北京上大学,一年生活费学费就得两万,对这样的家庭来讲,已经不是小数目了。

 

那些有钱人家的小孩创业失败了,大不了回来再读两年,或者出国镀金也行,反正有家里托着。可他要是失败了,光是启动资金的贷款,都未必能还得上。

 

万一到了那时候,没学历,没资源,还背着一身债,他怎么办?他父母又怎么办?

 

你说得对,休学创业是五五赌局。

 

可他没资格赌,他输不起。

 

我听的惊讶又丧气,本能的想要反驳他,想了很久,却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口说起。

 

 

就在这两天,跟一个朋友聊天,他说起自己的一位老同学自杀未遂的事。

 

东拼西凑借遍了周围所有人去投资比特币,在最高价的时候买入,还没多久就赶上市值狂跌,周围一片唱衰,急忙脱手之后发现亏了不少。闹的全家鸡飞狗跳。

 

心灰意冷之下,爬到一所大厦的楼顶准备跳楼,还好被巡逻的保安发现,争执之间虽磕成腿骨骨折,但好歹没出生命危险。

 

我想不通,玩投机的人,应该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抛啊,拿在手上或许还能触底反弹,抛了可就无法挽回了。

 

他叹口气,要是你自己的钱,你或许敢赌一把结局,但他不一样,他那都是借来的钱,要是真亏得一干二净,他怎么还?

 

说起来也挺心酸的,他爬到天台的时候连遗书都写好了,说自己运气不好,希望债主看在他以命相偿的份儿上,不要动他家那套三居室的房,那是他两边的父母用全部积蓄买下的,留给他儿子唯一的财产。

 

三线城市,三居室七八十万,对有钱人来讲,不过是闪腰岔气的肉疼几天,而对于他,却只能拿命去顶。

 

不然呢?孩子只有五岁,妻子因病没有工作,七八十万,比着到手四五千的月薪,或许真的要用一辈子来偿,债主步步相逼,难道要拖着幼子病妻和年迈的父母跟自己一起,居无定所风餐露宿?

 

我是在那个瞬间,忽然明白了前辈那句“他输不起”的。

 

这世界最大的不公平,就在于它给了每个人看似平等的机会,却藏着截然不同的退路。

 

有些人,摔落也在云端,而有些人,轻轻跌一跤,就万劫不复。

 

 

跟朋友聊起一个有趣的发现,那些最喜欢宣扬读书无用论的,往往不是那20%的有钱人,也不是那10%的赤贫者。

 

对于有钱人来讲,接受教育是一个发现自己的过程与难得的享受,而对于最最赤贫的人来讲,读书考试又是唯一改写命运的路。

 

正是剩下的70%,既算不上很有钱,但又超越了赤贫的普通人,对教育变现的执念最深。

 

心心念念要朝为田舍郎,暮登天子堂,窥到一点暴富的捷径,就急火火颤巍巍的爬了独木桥,拿前途去赌运气。

 

有成功的人振臂高呼:我虽然学历没你高,可你还得给我打工。读书有什么用,趁年轻,勇敢闯,你也可以的!来啊,燥起来!改变命运!

 

于是后来者前仆后继,却不曾留心,脚下踏着沉默的失败者留下的累累白骨。

 

韩寒前几天在微博上发了一篇长文章,说:

 

读书改变命运,知识就是力量,学习读书未必要在学校,但学校和高考,是基本最公平和最有效率的,你要是普通家庭,更应该感谢和遵循。

 

好友转发给我,有点遗憾的唏嘘,连韩寒这样的叛逆少年,如今也被岁月招安。

 

他喊过的“到现在一直都庆幸自己没去上过大学”“七门功课红灯,照亮我的前程”言犹在耳,而他如今也肯俯首低头,弘扬起自己曾经呲之以鼻的主流价值观。

 

我曾经对他并不感冒,如今却很喜欢他那种脱去了狂傲的清醒。

 

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去赌,不是所有人都有好运赌赢。

 

而你不是他,你不知道他的孤注一掷背后,是多沉重的赌注。

 

读书,学习,这条看似不酷,不快也没有惊喜的路,对于大多数的普通人,是最简单也最公平的选择。

 

可惜的是,正是那些赌不起的人,最最鄙夷这样的缓慢。

 

我喜欢的作家艾小羊写过这样的一句话,深以为然:

 

大多数人的平庸,是因为他们既没有钱去投资,又不愿意用时间去投资。

 

扛不过大起大落,却又不甘心,用十四年,甚至更长的时间去精进死磕,熬到所学能有用武之地的那一天。

 

高不成低不就,以最普通的身份埋没在日常里,却过着最最煎熬的人生。

 

“你觉得学习和读书有用吗?”

-End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