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一段遇见,都应该是谢谢的关系

米兰·昆德拉的《生活在别处》中,

说过这么一段话:

“这是一个流行离开的世界,

但是我们都不擅长告别。”

我是这么理解这句话的:

快节奏的当下,我们每天都会遇见很多人,

熟悉的或陌生的。

于是我们熟视了遇见,

也无睹了告别;

熟视了人世的凉薄,

也无睹了人性的温暖。

…………

所以,感动成了当下的奢侈品,

谢谢两个字,也越来越难说出口。

 

 

01

不久前,一众富豪把子女送到英国学习贵族礼仪的新闻成为了网络热点。

这让我想起了曾看到的一个帖子。

几个男孩被安排到英国一个小镇学习英语,

同时也观摩如何成为一个优雅的绅士。

几天下来之后,

英国老师给出了一个总结:

学英语不是几天能学会的,

但成为一个绅士,其实能熟练用一个单词就够了

但我发现你们很难说出这个最简单的单词。

带队家长兴奋地问:是哪一个?

老师伸出一根手指,严肃地说:Thanks。

不知道那位家长的脸红没红,

我的脸红了。

多少次,向陌生人问路后,我转身离开,

没有说出一句谢谢;

多少次,接下气喘吁吁外卖小哥递上的饭菜后,

我忘记说一句谢谢;

多少次,躲进滴滴司机露出半边身子撑起的雨伞时,我没来得及说一句谢谢。

…………

也许,这是很多人的当下:

熟悉的人,觉得不必说谢谢,

陌生的人,觉得不值得谢谢。

 

02

为什么谢谢那么难以说出口?

来看公众号作者曲玮玮讲述的一个故事。

昨天登录邮箱,

一位读者宝宝跟我描述了一件小事,

让我印象深刻。

他说,晚上和室友去便利店,

付款后对女收银员热情说了句“谢谢”,

结果被室友调侃为“装”和“做作”。

这让他特别不解,

明明这只是最基本的礼貌问题。

他问我说:“随口说谢谢真的有错吗?”

 

看到了么,为服务你的陌生人,

说一句简单的谢谢,

于己,是一件温暖的小事,

于人,可能是小小的感动,

却往往会被嘲讽为矫情。

毕淑敏在《恰到好处的幸福》中这样说:

“因为稀缺,感动变成了奢侈品。

很多人无法享受感动,于是他们反过来讥讽感动,嘲笑感动……” 

这不也正是“谢谢”遭遇的处境么?

年龄越大,可以感动我们的东西越来越少,

脚步太快,有太多谢谢没有来得及说出口。

故而我们匆忙向前,

熟视于每一段遇见,

无睹于每一次告别,

轻飘飘的一句再见,

后悔于没说出谢谢。

 

03

同学曾介绍过来一个未曾谋面的朋友,

他也想做一个公众号,想找我请教下。

碍于朋友的面子,我就放下手里的活,

耐心回复了他微信里的提问。

其实,这些问题一百度,都有很傻瓜的教程。

但我还是主动、耐心搜索了一些常见问题,

整理成文档发给了他。

如是几天后,他又在我工作时弹出了我的QQ,

问了一句“在么?”

呆了下,我把他给拉黑了。

过了会,朋友过来问:你怎么把他拉黑了?

我认真想了想,回答:

没有听到他说一句谢谢。

朋友应是愣了一会,

才发过来一行字:

要这么矫情么?他可能太忙了。

我敲下了四个字后,朋友便不再追问了:

我也很忙。

其实,我只是设身处地想了下,

如果是别人放下自己手中紧张的活,

无私地帮助我,无论如何,

我一定很感动,再忙也不会吝于说一句谢谢。

北大教授、儿童文学家曹文轩说:

“我就不明白,中国人为什么要拒绝感动呢?”

很多人会给出忙这个理由。

于是行走在人生路上,我们只看见远方,

却没善待人生的每一次遇见;

我们崇尚在未来获得快乐,

却忽视了当下的细微感动。

 

04

昨天的《你看到什么,就会得到什么》文章发表后,有一个读者“毛哥”的留言,

看到之后,让我泪目不已。

最近的北方的风大!

尤其在两个楼之间那个风口,根本走不动!

那天上班早上,那风太大,走不动!

于是把羽绒服帽子戴起来背着风等会,

突然有说话声,走吧!我给你挡着点!

我身边,风吹来的那个方向站了一位很高大的保安,一直随着我的脚步频率走到单元门口!

 

想一想,不管再如何拒绝感动,再麻木,

生活中的我们是否还是会因为不经意遇见的一个陌生人,一件小事、个场景而感动到泪目?

为什么我们会被感动?

其实正如这个故事里的毛哥一样,

让他感动的,不是那个大叔保安本身,

而是他被这个大叔守护着,

去回顾了自己的心灵,重新发现了冰封心灵中那些属于自己的温暖片段。

如果是感动,感动的是自我的发现,

发现原来自己的内心也有对温暖的向往。

如果要谢谢,不光因为陌生人为我而做的事,
还因为,会发现这是你也能做成的事。

 

05

曾看到一句话,没有找到出处,

但说得特别好——

如果说你爱一个人,一定要告诉他,

不是为了要他报答,

而是让他在以后黑暗的日子里,否定自己的时候,

想起世界上还有人这么爱他,他并非一无是处。

那么,回望过去,一路上,

我们一定遇见过很多给予过我们温暖的人,

或熟悉,或陌生,

而我们又是否欠下他们太多谢谢没有说出口。
 

 

也许我们欠下父母一句谢谢

 

那年非典,被关在了学校里面。

一个星期没有回山中的老家。

父亲赶了100多公里的山路来到学校,

隔着大门嘱咐我安心听老师的话,

注意安全,

也就说了5分钟的话,

又要趁天没黑赶100多公里的山路回去。

父亲转身时,夕阳下父亲的背影拉得很长。

那时,我憋了一句话,很后悔没有说出来:

爸爸,谢谢你来看我。

——@小黑

 

可能我们还欠下曾经讨厌的上司一句谢谢

 

刚入职时,跟顶头上司很不对付,

感觉他总是对我百般挑剔。

有一天下班后,

他又就我一个稿子在电话里絮絮叨叨,

我就跟他吵了起来,甚至挂掉了他的电话。

但在床上翻了一夜烧饼后,

第二天我提前了一个半小时到单位,

准备好好再改一下。

可来到办公室时,发现灯竟然亮着,

探头一看,他竟然比我来得早,

看见我来了,也没说什么,

递给我打印不久的几张纸,上面是我的稿子,

不过,已经密密麻麻都是他的批注。

我耳朵根一下子烧了起来,

低下头,快步回到了自己工位上。

其实,我很后悔,没有当场给他说出一句谢谢。

——@利利

 

更多的时候,

我们欠遇见过的陌生人一句谢谢,

因为陌生人陪过的那一程,

简直是生命里的一束光

 

有一次出差了很久,回家的心情无比迫切。

但就在回来那天,体会了什么是囧途。

先是机票紧张,只能定了最晚的一班飞机。

那时已没有返城大巴,

我就只好约了滴滴专车的接机服务。

可祸不单行,

起飞前机场突降大雨,晚点了一个小时,

飞到中途,目的地机场也突遇暴雨天气,

差点备降在其他机场,一番折腾,

待落地后已经凌晨12点了,晚点了近两个小时。

下了飞机,我才猛然想起,

一开始晚点时,我就忘记通知约好的专车师傅,

飞行途中,手机关机,

师傅也联系不上我,估计不会再等我,

恐怕只能身心俱疲地在大雨中排队打车了。

可等我刚开机,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:

我是您的专车司机,我在A2出口等您。

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,原来专车师傅还在等我。

我快步走向出口,

远远就看到一个打着双闪的汽车——

专车师傅怕我找不到,还专门在车外等我。

那一刻,哪还有一路囧途的烦躁与疲惫,

一种被人等待、守候的温暖顿时涌上心头,

我不待司机师傅过来接我,

拉着箱子,几个大步冲到车边,

以一种老友重逢的口吻说:

师傅,是我,谢谢啦,等我这么久。

——@Mark

 

 

三月份的时候,我跟男朋友在路边大吵了一架,

我狠狠地撂了句分手,

然后头也不回地就走了。

可是刚走了没多远,眼泪就哗一下下来了,

而当我委屈地转头看去时,他不但没有追上来,

甚至都没给我留下一个背影。

再难压抑无声的哽咽,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,

赶紧回到家中痛快哭一场。

坐在滴滴车中,我倔强地仰着脸,

不让眼泪流下来,

也第一次感觉到回家的路是这么长。

车里静静的,再次路过我和男朋友吵架的路口时,我再难抑制自己,

倚在后座上哇哇地哭出声来。

就在我哭得不知所以时,

接我的专车师傅在前排轻轻地说了一句:

“姑娘,后座有纸巾。”

不知道怎么,有那么一会,

我一直难抑的哭声停了下来,

竟还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

哽咽着对前排师傅说了句:谢谢您。

然后,抽出纸巾,

擦了擦眼泪,才再次放声哭出来。

但是显然,这次的哭,是因为被温暖的。

——@Wendy

 

你会发现,当每一程抵达目的地后,

专车司机都会说:“感谢您使用滴滴专车。”

其实,对于这些往往是我们与陌生城市的第一个交集的他们,是否我们更欠他们一句谢谢呢?

一场遇见,如果你没发现谢谢的理由,那你就错过了让你更懂得自己的追求与美好的机缘。

人生最好的遇见,

就是你在一个陌生人身上,

发现一种久违的感动。

而人生的每一段遇见,都应该是谢谢的关系,

感谢你,在路上给予我的温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