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花微渺,人间草木

有人说,这活着的每一天,无非是一天一天老去。没错,这很客观实际,可是,更为实际的客观是,我在心里,有没有真实的一点爱意,一整天里,都没有吗?

如果回答是肯定的,就会觉得这一天没有浪费。

尼采说“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,都是对生命的浪费。”

或许,这一天,我静如止水,静如尘土,静如一张纸,一块布,可是,如果我心里,有一点点爱意就不同了。即使只是,单方面地爱上一茎草的风姿,一朵花的色彩,一片云的流转。

充满了怀疑和计较的爱,大多发生在人与人之间,也只有人与人相处时,才会有这样的情形,而人对一只小动物,一株植物的眷爱,从来没有这样的时候。

不要相信册页中的那些诡计和阴谋,那都是对爱这个字蹩脚的注释和亵渎。人面对动物和植物的无辜和全然的相信时,不忍心辜负,反而对于同类的心机,有一种类似报复的,无奈的抵御、对峙,转身而去。

有人问时间都去哪儿了?我有时候想问问,谁把童年的那份信任带走。

去年冬天,读宁的日记,她说,小时候害怕孤单,好客,友善,甚至到大街上请陌生人来家里做客。

每个小孩子都会这样的吧,我小时候也会对亲戚说,来我家吃饭吧,如果不来,我妈妈会打我的。

那时候,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,会封锁了所有的路,所有的门,只留小小的窗,看星月和花木。正如,后来的宁,也慢慢地零落了大群故旧。

夏花久长的花期,也是久长的落花,走过长街,走过每个落花无声的所在,把每一点微小的美,记下来。在那一刻,我忽然像个外星来客,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,友善,相信,带一点点真实爱意。

这活着的一天,无非是老去的一天,可是,如果爱渐渐老去,会老得很柔韧,很悠远吧。

没有什么能抱慰光阴的消耗,除了,那老去却从未死去的爱。

每天都感受到它,于眼底,于内心存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