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怕自己孤独终老,只担心没人替我喂猫

作者:陶瓷兔子

 

跟一个还在上大学的小朋友聊天,说到跟舍友的关系,她愁眉苦脸的跟我吐槽。

 

宿舍里有个女孩跟她关系很好,两人三观相近,性格也合得来,就在不久前,她去了泰国旅游,给舍友带了一件伴手礼回来,并不十分贵重,不过是一百多元的小工艺品,舍友却执意要转账给她,两人为此甚至争执起来,舍友说不过她,最后虽然勉强收下,却总是有几分别扭的样子。

 

女孩的心思细腻如针,她不好意思直问,却耿耿于怀的跑来找我:

 

我把她当最好的朋友呢,她怎么把我当外人。

 

不过是个小工艺品而已,至于算的那么清楚吗?好像我给她带东西就是为了要钱似的。

 

我说:其实她之所以坚持,并不是为了这个小礼物到底值多少钱,只是不想欠人情而已。

 

她眼睛瞪得更圆了,问我:可是朋友之间不就是人情往来吗?如果连这点小事都要计较,那还算什么朋友?

 

嗯,大概是有的人,得了一种“你不要对我好,我怕我还不了”的病吧。

 

他们没有社交恐惧症,甚至算不上内向,他们温和有礼貌情商也高。

 

他们甚至不算是冷漠,当身边的人向他们求助时,即便心不甘情不愿也不会拒绝,因为同理心太重负罪感又太强,生怕一次拒绝带来的伤害足以毁灭一段关系。

 

但另一方面,他们却羞于开口请求帮助,能扛的就自己扛,自己扛不了的,宁愿花加倍的钱去解决也不会开口麻烦朋友。

 

像是带一个隐形的壳行走世间,对独立有种清洁到凛冽的苛求。

 

 

我也曾经是这样的人。

 

上大学的时候,有个关系很好的女孩,每天早上一起念英语,她知道我吃货的本性,当学校西门开了一家很棒的粥店之后,就常常顺路去买粥给我,而每一次当我试图给她钱的时候,她都说:

 

两三块而已,不至于,你改天请我吃冷饮就好了。

 

她态度坚决,而我却因为有所亏欠而心下惴惴,甚至在本子的某一页上特意记下欠她的饭钱,随时寻找机会准备还账。

 

挺难的,我们不是一个系,除过每天早上念英语的时间之外,一整天都很难见到面,于是当某一天,我本子上的账单已然累积到将近四十的时候,我执意把五十块钱塞进了她的书包,包括“送餐费”。

 

她也是个有脾气的人,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我,冷笑一声:

 

我给你买饭是把你当朋友,你要是跟我分的这么清楚,今后我也就不买了,你想吃,自己叫外卖吧。

 

后来的后来,我屡次想起这件事都会后悔,一方面当然是因为从那天起就再没了粥喝,但更多的,还是对年少时处理友谊时的稚嫩和生涩。

 

我本可以挑一个周末约她去吃小食堂的砂锅,本可以买一个漂亮且实用的小本子送她,本可以在她给我买粥时送她一个水果。

 

但那时的我,心心念念的不过是将人情债还清,迫不及待的标榜自己的清白:

 

看,我可不欠你人情啊。

 

殊不知,自以为是的独立,却把一颗想要靠近的心推开。

 

 

现在想来,大概是既缺少阅历又缺少自信吧。

 

不相信自己,总觉得不可能平白被世界温柔以待。

 

不相信别人,怀疑所有先伸出的手都藏着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
 

最可怕的是,根本不相信自己有能力去维持一段关系,让它撑的住亏欠与往来,也抵得过拒绝的冲击。

 

既不好意思主动求助于他人,收到的好意又不知如何回报。

 

于是,只有假装扮演泾渭分明,来掩盖自己的落荒而逃。

 

其实,我以这个样子,一度也过的挺好,7*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,随时随地都可以叫到的网约车,各种颜色的外卖app,万能的淘宝,甚至连现金周转不灵的困局都可以用信用卡解决,即便是孤身一人,也可以生活的不错。

 

而每当听到有人吐槽人际往来的繁琐和曲折时,甚至不由得生出一种“还好我不需要操这份心”的幸灾乐祸。

 

改变我的,只是一件小事。

 

公司临时安排出差一个月,而我家里的猫没人喂养,楼下的宠物店每天响彻各种动物的惨叫。而我猫又正好仿我,端的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,在陌生的环境中,往往过分警惕,紧张的全身炸毛。

 

那时我一个人在外地,出差的通知来的突然,父母家人隔着几十公里的距离无法求助,而我出差住在酒店,又不可能带着宠物,思来想去,只好给一个常来我家玩的朋友打电话。

 

“你能不能帮我喂一个月猫啊?它吃的不多,也很干净,每天不用花多长时间的,我把买猫粮和猫砂的钱给你...”

 

她耐心的听完我硬着头皮说出的,又很四不像的请求,只回了我一句话:

 

你咋那么多废话呢?直接把它带来,来我家住。

 

等我出差回来的时候,它正在她腿上惬意的打着盹儿,而她看着我笑:你猫根本没想你,一个月胖了三斤。

 

而我也终于忍住了付钱给她的冲动,我说,周末一起去吃火锅吧,我请客。

 

她摆摆手:周末还要加班呢,你客气什么,改天我要是出差,也得把我的狗托付给你,只有给你,我才能放心。

 

我欠了她一个大人情,但我很开心。

 

有人可以托付,也被对方当成可以托付的人,就已经是很好的关系了吧。

 

武志红老师在《心灵的七种礼物》里写,任何一段关系,都同时需要丰沛的付出和坦然的接受才能持续。

 

而我想,我也是用了很多年,才学会克服那些嘴硬的坚强,敢于坦然去接受别人的好意和善举。

 

我是个有许多缺点,但总体来讲还不错的人,我们被彼此吸引,怀揣洁白的善意走向对方。

 

我们会做很久很久的朋友,经得住亏欠,也容得下拒绝。

 

我需要你,也希望自己被需要。